还自创
会员书架
首页 >仙侠小说 >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> 第795章 东风渐起

第795章 东风渐起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“什么?!!”“噌”的一下站起身子,眼睛死死瞪大。当黑衣人将吕元松的死讯告诉了公孙言之时,后者明显惊愕到了极点。是,他确实跟吕元松不对付,甚至早就巴不得后者快点死。但是公孙言万万没想到吕元松竟死的这样毫无征兆。“谁干的?!”猛地转头看向黑衣人,他急促问道:“大皇子?还是三皇子?”“尚且不知。”黑衣人立马如实回答:“眼下只知道是有刺客潜入了长定殿,前后不过一刻钟便将殿中包括二皇子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杀了。”“并且刺客还杀了前去救人的黄天师......”“......”发生在长定殿的事有很多目击者,并算不得什么秘密。而黑衣人估计在宫中身份也不低,所以很快就将整个事件原原本本跟公孙言讲了一遍。后者听完后并未再问什么,只是愣愣的坐回到椅子上,沉默了很久。烛火摇曳,书房之中一片静谧,紧绷的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墨香。黑衣人见公孙言不说话便也只是静静站着,直到不知多久之后才听到了一句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喃。“是他杀的......”“......”瞳孔下意识的一缩,黑衣人闻言猛地转头看向公孙言,表情有些惊讶。因为这句话中暗含着两层意思。第一,公孙言已经猜出了刺杀吕元松的真凶。第二,公孙言认得这个人。“老爷,此人......”犹豫了片刻,黑衣人刚准备问点什么,但还未说完便被公孙言打断道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“......是。”眼神一滞,黑衣人拱了拱手,很快便低头退出了书房。屋中再次只剩公孙言一人,但黑衣人带来的消息却令前者的心态与方才已截然不同。毫无疑问,公孙言已然猜出是魏长天杀的吕元松。而至于为什么要杀吕元松,而不是其他人,结合上今天上午在马行发生的事便不难推理出真相。帮自己杀了生死仇敌,还要帮自己坐上龙椅......公孙言是个生意人,自然明白“等价交换”的道理。他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是后者能看得上眼的。那么,魏长天这么做的原因便只有一个——因为自己不姓吕。“唉......”轻轻叹了口气,公孙言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应该是什么心情。对别人来说梦寐以求的事,在他这里却格外纠结。毕竟公孙言不仅懂得“等价交换”,还懂得做生意从来都是利益越大、风险越大。所以,究竟要不要冒这个险?公孙言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,魏长天肯定扭头就会去找别人。而到那时候,自己的下场也一定不会多么乐观......眉头紧皱,脑海中犹如一团乱麻,得失利弊皆掺揉在一处难以分辨。公孙言就这么无比挣扎的思考了很久很久,然后终于在某一刻突然咬牙喝道:“来人!”“......”“

老爷。”房门再次推开,刚刚那个黑衣人并未离去,马上就出现在了公孙言面前。后者这次没再犹豫,立刻就沉声命令道:“城南有家客栈,名为竹坞,你现在立刻便带人去埋伏在四周。”“如果有衙门的人想要盘查住店旅客,就给点银子将他们打发了。”“但要记住,万万不可打搅到店内之人!”“听明白了么?”“......是,小人明白。”黑衣人的回答稍显慢了一些,看得出并不明白公孙言这是要做什么。他应了一声后就准备出门去办此事,不过就在这时,身后的公孙言又突然补了一句。“去通知各郡行口,所有中三品以上的高手,全部即刻启程来京!”............令人去竹坞“踩点”,下令麾下所有高手立马来永定城。很明显,公孙言终究还是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,决定赌上一把。至此,伴随着最后一阵东风渐起,大回的覆灭已然进入了倒计时。而半个时辰后,当张三将客栈之外多了几双“眼睛”的事情告诉魏长天时,后者便也明白了这一切。“行,总算是没白费我这么多功夫。”“睡觉了,明天见客......”很快,小院的烛光便都尽数熄灭,在竹林之中归于沉寂。魏长天压根没管公孙言派来的人,也不在乎城中的阵阵马蹄声,洗漱过后就上床睡觉了。他这边心情轻松,在梦道里练落穹剑练的起劲。但守在客栈之外的几人当中有一个人的心情却与他截然相反。“呼......”死死盯着不远处融在夜色中的竹坞,楚安深深吸了一口气。他是接到命令跟那个黑衣人来到此处的。由于身份只不过是一普通门客,因此楚安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些人来这里要做什么。也正因不知道,他才会如此不安。毕竟不管公孙言要做什么,既然如此大动干戈,那就一定是大事。而一旦被牵扯进了这种事,那普通人的死活便再由不得自己了。“张哥......”悄悄走到那个黑衣人身边,楚安轻声说道:“借一步说话。”“嗯?”姓张的黑衣人一愣,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跟楚安走到了一旁。“怎么了?快说!”“张哥......”楚安压低声音问道:“王爷令我们来此是要做什么?”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黑衣人皱了皱眉,表情古怪的盯着楚安,眼神中写满了怀疑。而楚安则是纠结了片刻,有些艰难的如实回答道:“张哥,实不相瞒,这竹坞的掌柜其实是我......未过门的娘子。”“什么?”眼睛微微瞪大,黑衣人明显没料到楚安竟说出这样一句话来。不过他倒是很快就回过了神,斜眼问道:“你是怕我们要做的事会波及到她?”“是......”楚安低了低头,语气诚恳的请求道:“张哥,虽然我不知王爷要做什么,但她只不过是一介民女,定与

此事无关。”“不知能否容我接她先去别处避一避?”“此事不行。”没有任何犹豫,黑衣人直接摇头拒绝道:“你在王爷手下当差也有一年多了,规矩应该懂。”“不过你倒不必如此担心。”“这次王爷是令我们护住这客栈中的人,想必不会起什么冲突的。”“是么......我明白了。”垂下眼帘,楚安终究没有再说什么。他只是扭头又看了一眼街对面的片片竹林,丹田之中有一条鬼面赤蛟翻腾。《山海经·大荒经》: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,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不寝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烛龙。烛龙,毁灭之道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